华商新闻

中超控股业绩不佳 向关联方六折卖子涉嫌利益输送

?

sz002471.gif

热点

自选股票

数据中心

市场中心

资金流动

模拟交易

客户端

长江商报记者明洪泽

经过7年的资产空缺,中国超级控股公司别无选择,只能重返主营业务。

中超控股的前身是中超电缆,主要从事电线电缆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它是国内综合电缆供应商。 2010年9月10日,该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

但是,中国超级控股自有产品的竞争力不够强,盈利能力较弱。自上市第二年起,公司计划通过收购扩大其行业,以提升其经营业绩。

中超控股在2015年震惊市场。在互联网+热销时,公司首先投资2800万元购买了28个茶壶,并立即宣布将投资50亿元来打造精品紫砂壶行业,茶壶将成为公司。这两个主要业务,公司更名为中国超级控股。

这注定是对绘画的渴望。茶壶行业的进一步行动尚未见到该公司的经营业绩仍然不佳。 款。目前,业主友好计划也以失败告终。

今年上半年,中超控股实现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同)4,255.31万元,与去年同期持平。

似乎没有办法,中国超级控股公司宣布出售七年前收购的优质资产,以提高其业绩。

被批评的是,出售给公司监事的资产价值为1.26亿元,但售价为7500万元,售价为40%。该资产七年前被中超控股收购,耗资1.36亿元。因此市场质疑利息转移行为的存在。

估值为1.26亿资产,销售额为7500万美元

中超控股继续进行热门搜索,这源于其所谓的利息转移。

昨晚,中国超级控股有关于出售资产的关联交易通知。公告显示,公司拟以7500万元的价格将其控股子公司无锡喜洲电磁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喜洲电磁线)的51%股权转让给于伟民和余晓春。其中,余伟民被转让给公司持有的西州电磁线26%股权,股权转让金额为3823.5万元。余晓春转让25%,转让金额3667.4万元。转让完成后,公司将不再持有西州电磁线的股权。

对于此次转让所持的西州电磁线的全部股权,中超控股表示,要调整产业结构,以减轻负担,轻松前进。余伟民,接收人之一,现任中超集团监事,西洲电磁线董事长。因此,此交易是关联方交易。余为民持有西洲电磁线24.25%股权。股权转让完成后,余伟民在西洲电磁线的股权将达到50.25%,成为控股股东。

有趣的是,中超控股出售的西州磁铁线最初是从余伟民购买的。

2011年12月26日,中国资本控股公司披露了资产重组计划,并拟向中国超级集团大股东等公司股东募集资金不超过9亿元,其中5.33亿元用于收购包括西州电磁线在内的三家公司。公平。当时,西州电磁线的净资产为万元,估计约为2亿元,增值率为122.49%。

2012年,中超控股完成了对上述资产的收购,具体而言,以人民币7.0349亿元购买了西州电磁线35%的股权,并增资人民币656.46百万元,合计人民币1.36亿元收购西洲电磁线51%股权。

以溢价收购的优质资产的做法并非如此。

西洲电磁线路成立于2004年5月,主营业务包括电磁线和金属棒。对方承诺,2012年至2014年的净利润应不低于2400万元,2700万元和3100万元。事实上,只有2014年几乎没有履行其业绩承诺。三年来,其净利润先后下降,分别为万元,865.16万元和302.29万元。今年上半年,这是人民币213.33万元。

截至今年6月底,西州电磁线的净资产为2.2亿元。本次交易中,预估金额为2.48亿元,增值税率为12.81%,与销售价格相对应的51%股权为1.26亿元。实际售价仅为7500万元,约为评估价的60%。

综上所述,7年前购买时,西州磁铁线的溢价率为122.49%。如今,保费率仅为12.81%,仍然可享受60%的折扣。 7500万元的售价为亏损6100万元,而成本为1.36亿元。

昨日,嫌疑人以折扣价出售资产,长江商报记者多次打电话给中超联赛,手机一直没有得到答复。

在16亿次合并和收购之后,净利润仍然存在

出售资产的背后是中超控股的表现不佳。此前,该公司已收购资产。

中超越来越迫切需要做大做强。该公司于2010年9月上市,次年12月,该公司计划筹集资金并实施资产收购。 2012年11月28日,公司终于完成了6.06亿元的融资。

除收购上述西洲电磁线51%股权外,中超控股亦完成收购元芳电缆及明珠电缆51%股权,两者均有溢价。 2018年3月,公司重新投资了两家公司剩余49%的股权,出资3.54亿元。

上述收购完成两年后,2014年12月,中超控股斥资4.27亿元完成恒辉电缆51%股权,长丰电缆65%股权,红枫电缆51%股权及上宏润合金51%股权。收购。

上述收购的大多数目标都集中在中超控股的主营业务上。 2015年,中国超级控股的产业布局跨界,引来不少批评。

2015年,当互联网+概念火热时,中国超级控股也陷入困境。该公司首先投资1亿元注册中国超级联赛的子公司,并斥资1000万元购买了28个茶壶。随后,公司宣布将投资50亿元建设茶壶行业,建立一个网络,形成以茶壶为代表的“文化+锅网+金融”的闭环生态,使其成为公司的常规盈利模式。该公司还表示,在未来,除了收购贸易大师的主要作品外,还通过签约艺术家,设计和制作分离模式生产普通的紫砂消费品,并采用线上和线下销售的组合。此外,该公司还将建立紫砂文化财产交易所。

毫无疑问,投资50亿元是为了填补饥饿感。第三方没有看到中国光大利永1.5亿元增资的实际行动。从那时起,紫砂产业在年报中逐渐消失。

根据“长江商报”记者的初步统计,这不算是对紫砂产业的投资。自2012年以来,中国超级控股完成的并购涉及资金约16亿元。但是,并购贡献的表现非常有限。例如,公司以4.27亿元收购的四家公司,如恒辉电缆,在承诺期内没有履行履约承诺。

在过去九年的上市过程中,在并购的帮助下,中国超级控股的营业收入稳步增长,从上市第一年的12.55亿元增加到去年的76.36亿元,但净利润几乎没有增加。 2010年,其净利润为6.66亿元,2011年为8亿元,2017年和2018年为8.6亿元和8.55亿元,几乎就地。不仅如此,去年扣除的非净利润仅为0.19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74.26%。

30亿短期债务积压

经营业绩不佳,中国超控股和大股东资金极度匮乏,金融风险迫在眉睫。

今年一季度,中国超控股实现营业收入35.64亿元,同比小幅增长1.55%,净利润4255.31万元,同比减少47.39%。

经过八年的努力,仍然无法改变经营现状。主要股东兼控制人杨飞有意退出。早在2017年10月,中国超级集团就与深圳新腾华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后者拟转让3.67亿股,占总股本的29%,交易金额为19亿元。如果交易成功完成,深圳新腾华将取代中国超级集团作为公司的控股股东,黄金光和黄斌的父子将晋升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本次交易还设置了绩效投注,即2018年至2022年,中超控股的净利润不低于9000万元,9675万元,1.04亿元,1.12亿元和1.2亿元,分别。此外,深圳新腾华还安排将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并成立广东中超鹏金日化科技有限公司从事日化行业。

然而,这个A股“小卖”的第一个案例也失败了。在事先转让20%的股权后,由于交易对手未能支付第一次股权转让的余额,超级联盟宣布终止合作。公司宣布在临时股东大会上罢免黄金光和黄润明董事,并再次当选一些董事会成员。新主席。去年年底,深圳市鑫腾华起诉了法院。

今年7月25日,该公司宣布法院裁定上述股权转让协议解除,剩余股份不再交付,已交付的20%股份已由超级联赛赎回。

如果没有出售外壳,超级联赛集团面临更大的财务压力。截至目前,中超集团持有中超控股2.17亿股,占总股本的17.08%,其中17.07%为质押,质押率高达99.89%。

资金原本不足,超级联赛集团必须完成20%的股权回购。根据原来转让5.19元/股,至少13.16亿元,这是对中超的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深圳新腾华持有的中超控股20%的股权也处于承诺状态。可以看出,深圳新腾华也缺钱。为了完成20%的股权交割,必须先取消质押,这也需要资金。

中超控股也缺钱。截至去年底,公司的短期借款为26.1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3.7亿元。一年内偿还的短期债务总额为29.86亿元。截至去年年底,公司的货币资金为10.34亿元,无论资产有限,今年的债务还款压力都可想而知。

在二级市场,中国超级控股的股价疲软。截至昨日收盘,该公司的市值仅为34.11亿元。

主编:马秋菊SF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