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新闻

政府采购“网”事不断

?

推广各地新技术、新机型的应用,积极开展电子采购0X1772-

政府采购“网”不断进行

0×251C

近年来,我国政府采购规模不断扩大,相关法律制度不断完善,政府采购取得了全面发展。通过实施“互联网+政府采购”,可以有效提高采购效率,更有利于监管,提高政府活动的市场化水平,促进财政体系建设。0×1772个

近年来,政府采购领域的“网络”不断:武汉市政府集中采购交易系统正式启动,可以“不运行”完成采购;义乌市第一个“预算采购”。电子支付“全过程电子化运营项目已完成。打破政府采购的内外网信息系统“孤岛”实现互联;经过8轮5家供应商的在线比较,连云港市政府采购电子招标系统第一个项目顺利完成招标。随着“触网”的加速,政府采购中发生了什么?

不仅节省了纸张

在云南腾冲“郑彩云”电子商店开张前,一般是一到两周时间,从公告到交易完成购买零星和小型通用商品。通过电子商店,系统自动简化了优化过程。网上询价交易只需3个工作日,电子还盘和网上超市可以在同一天完成交易。

“政府采购网络交易平台的推出不仅节省了纸张,更重要的是,它大大提高了政府采购的效率。”当地财政局一位官员说。

除了节省时间外,电子采购还可以节省资金。截至今年6月,新疆阿克苏地区政府采购云平台采购交易量达到2810笔,交易金额3.2亿元,各类政府采购项目平均储蓄率达到18%,交易价格一般比市场价格百分比。

广州市政府采购电子商城采用最高限价规则,最低价格采购规则和节能产品要求,对不同类型的产品采用不同形式的交易方式,有效节省资金。 2019年第一季度,广州市政府采购预算总额37.93亿元,政府采购35.05亿元,节约资金2.88亿元,节约率7.59%。

随着电子采购优势的不断涌现,网上交易平台的交易量不断上升。江西省赣州市“市县综合网上商城”于今年1月1日投入运营,截至今年5月8日累计交易量达到543.91万元。广州市政府采购电子商城2018年交易量为33,091笔,交易金额为万元,是2015年交易金额的121倍。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财政与政策研究所院长乔宝云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说:“政府采购是现代财政体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近年来,中国政府采购规模不断扩大,相关法律制度不断完善,实现了全面发展,但政府采购领域仍存在“缓慢,昂贵,贫困”的问题。通过实施“互联网+政府采购”,可以有效提高采购效率,更有利于监管,提高政府活动的市场化水平,促进金融体系建设。“

“+”给予更多“阳光”活力

“采购部门的采购行为将在互联网上进行追踪,整个过程将是可追溯的。这将使政府能够集中精力购买更多产品,实现可比价格,高质量和高效率,整个采购过程是透明的,可以避免电力寻租。 “一位参与太原市地方政府采购网上商店建设的干部说。”

同时,通过有效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政府采购网络平台可以有效监控和分析交易活动,及时发现并自动发出违反法律法规的信息,如字符串标签和欺诈。

例如,今年1至5月,江西省崇义县利用电子招标系统自动检索招标文件,创建机器代码,上传26个具有相同IP地址的供应商,发现非法供应招标和串联。 26家商户依法发布行政处罚通知书和行政处罚决定书。

义乌的“预算 - 采购 - 支付”全程电子化运营项目实现了全过程跟踪管理,所有环节都在系统中“跟踪,记录,跟踪”。如果采购单位挪用其他指标购买第一项,并且未与供应商签订预付款合同,则系统可以进行实时控制。

互联网从政府“+”购买的“阳光”不仅公平透明,而且市场活力。浙江省金华市政府采购网上超市通过招标打破了省内统一供应的上限,并启动了市内本地供应商的公开征集承诺,吸引了众多中小企业供应商参与政府采购。截至今年4月底,金华市的网上超市已落户187家供应商和14,000多项。

优化机制建立标准

乔宝云认为:“复杂的程序是政府采购面临的挑战,也严重影响政府采购制度的有效性。”互联网+政府采购“的成功取决于政府采购制度能否进一步改革,公平,公正,开放,创新思路,简化流程。“

为了更好地适应“互联网+”趋势,地方政府大力推进政府采购的分权和分权。例如,湖北省黄石市清理和取消了不必要的审批,精简和优化了政治和采矿审批程序,并将政府采购商品和服务的公开招标标准从100万元提高到200万元,零散的采购限额标准从30万元到50元不等。万元进一步扩大了购买者的自主权。

湖南省沧州市取消了协议供应和定点采购供应商制度,并取消了采购方式的审批。采购方选择低于公开招标标准的采购方法。

为了进一步规范政府采购网络平台交易,各地都引入了相关的管理方法和规范,如《广东省政府采购网上商城供应商交易行为规范》《苏州市政府采购网上商城定点电商记分考核试行办法》《福建省政府采购网上超市品目及采购金额标准》《江西省省本级政府采购网上商城采购管理暂行办法》等。

“总之,在建立政府采购网络平台的过程中,必须注重简单的分权和创新监管,进一步降低政府采购的机构交易成本。我们必须积极吸收和使用更多的新技术和新模式让互联网更加有利。发布。“乔宝云认为。 (记者董必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