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新闻

于盈:中国现在的社会是浮躁的 很多人都在找捷径

?

8e8b-ichcymw4567979.jpg凤凰卫视《领航者》制片人,主持人,达沃斯全球青年领袖余莹

新浪财经讯8月17日消息,由欧美校友会(中国留学生协会),全球化智库(CCG)主办,2019年中国学生创新创业论坛和第14届欧美校友会北京论坛8月17日这一天在北京举行。凤凰卫视《领航者》制片人兼主持人,达沃斯全球青年领袖余莹出席并致辞。

余莹说生活就是选择一次又一次地叠加,以适应大趋势,选择一个好的行业,选择一个好的公司,加入一个愿意长期投入研发的公司,建立自己的技术门槛,有良好的管理机制和文化公司加入。毕竟,中国现在的社会是浮躁的。很多人都在寻找捷径。很多人都要登顶,就像人工智能绝对是不可抗拒的趋势,但也有人工智能行业。很多泡沫,选择那些愿意成为创新者,开拓者,追随他们的人,而不仅仅是追随者。

以下是文字记录:

于莹:我曾经在摩根士丹利,但我在香港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不是数字经济的直接参与者。我是观察者和讲故事的人。我非常感谢有机会在2017年凤凰卫视开始这个项目。我访问了世界各地,并与走在世界各地的领导人交谈。我非常幸运地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看到我们的世界,技术和教育的未来。我们将去哪里,等待分享我们在这些巨人的肩膀上看到的世界,我们所处的时代。

我是一个出生在广州的小女孩。当我上中学时,我有机会参加由公立学校组织的美国夏令营。我是一名非传统学生。我从小就有很多想法。我感觉到美国的“自由空气”。我觉得它非常适合我。我试着去国外。多年后,我终于在高中二年级申请了签证。我在互联网上申请了一所学校并出国了。出国后,我发现广东省的第一所学校有3000多人,美国只有5名学生。在两个教师破碎的教堂里所谓的小型学校不愿一个接一个地敲门,被几十所学校拒绝。最后,我还清了,一个修女为我打开了门,并非常愉快地和她聊天。

她原来是美国一所学校的校长。她还在美国为我带了一个后门进入了学校。她为我开辟了通往美国的道路,进入了一所非常小的学校,整个毕业年都有30人。我是学校第一个被斯坦福大学录取的人。我很感激。我在美国对此一无所知。在我第一次完成SAT之后,我在考场里睡了3个多小时。我去了美国,甚至没有读过英文书。我走了过去。摩根士丹利去凤凰卫视,并给了我一个自己的节目。因此,我已经做了很多关于什么是成功和什么是优秀的思考。

这里的每个人都绝对是国际学生中的领导者,他们可以在被邀请之前参加这样一个盛大的活动。但是有很多想法。我接受采访。他是哈佛大学最受欢迎的教授之一。他说我认为这是非常值得思考的。现在社会已经改变了对成功的态度。什么是杰出的,因为现在所谓的社会精英认为他们因为自己的努力已经取得了所谓的成就。处于社会底层的人有这样的立场,因为他们没有付出所谓的努力,所以没有责任感。去帮助别人。

我想起了我一直走过的旅程,我看到了我周围的朋友。当然我必须努力工作,但无论我怎么努力,别人都会努力工作。为什么我今天能走这一步因为今天是对的?我需要一些技能,一路上有很多有价值的人,进入一个好的行业,很多机会,还有运气女神,我已经迈出了这一步。我与许多飞行员的对话侧重于对未来工业和社会发展的见解。另一方面,我也关注人们的心。他们想要回馈这个社会?他们对成功的定义和下一代的定义是什么?这也是我关注的话题。

我们掌握这一趋势并善于抓住这个时代给我们带来的机遇是非常重要的。与这些飞行员对话,刚才苗绿说,几十年或几百年未见的模式,我认为已有一千年历史,是一个历史性时刻,我们现在看到新技术正在颠覆我们所有的事物。住。有人说,今天是你看到技术发展最快的那一天。其他人则认为这是您在余生中看到的技术发展最慢的一天。刚才提到的人工智能,这是人类创造的最强大的工具。

在接下来的10到20年里,你身边的大多数东西都会很聪明,内部会有芯片。由于我们拥有无数的云计算和大数据功能,我们将真正进入万物互联的时代,在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之间建立前所未有的桥梁。以前的工业革命改变了我们周围的所有这些事情,但这第四次工业革命将改变所有的生产方式,商业模式,经济和社会结构,我们的生活方式,认知方式和沟通方式。它会相应改变。

与此同时,医学领域也面临前所未有的前所未有的颠覆。数字医疗,远程在线医疗,基因检测,细胞治疗和脑间接口都在推动消费之路上前进。我的许多海归都被朋友包围。现在,中国的许多科技产业都是由海归建立的。他们觉得自己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责任感。也许上一代是为了生存,寻求资金,并寻求IPO。这一代人是一种使命感。中国长期以来一直落后于中国。在PC应用程序落后的情况下,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技术肯定落后,应用程序已经开始起作用。

今天,在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时代,我们处于起跑线上,许多核心技术领域与美国处于同一起跑线上。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机会给另一个负面的一面是责任。这个时代给我们带来了许多挑战。新技术为我们带来了新的分水岭。未来世界可分为Slow Mover和Fast Mover。社会财富差距可能更严重。慢动作可能会被抛弃。在未来10到15年内,50%的工作将被颠覆。那些将成为新经济的人将能够跟上时代的发展并从新经济中受益。

我们将一直生活在大数据镜头监控状态,大数据无所不包,包括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谁将决定谁使用数据,谁将拥有数据,这也是一个大问题,包括人工智能,我们训练机器人的孩子能成为好公民,这样我们就可以将人的道德和价值观输入他们的(思想)中,并且不负责在硬件和软件中这样做。人类没有达成共识是有责任的。我们必须提供什么样的价值才能让这些机器人在我们放手时能够在将来制造什么样的技术。

例如,生物技术,当我们可以改变人们甚至创造人,谁应该定义这个边界应该在哪里,以及我们应该在哪里干预生活,这是我们面临的许多挑战。中国企业家有很强的紧迫感。与此同时,他们现在很忙。他们每天都想到的问题是业务场景的落地。他们担心如何向客户提供更好的产品。

但是我看到了整个世界,每个人的对话都开始转向价值问题。我们对人类有什么样的社会,如何塑造科学技术以发展,如何塑造我们的社会进入理想的社会,以及科学和技术的领导。在这个时代,他们获得了很多精力,很多责任,并希望中国技术领导者能够在企业家精神慢慢进入轨道后开始思考和参与这个问题和讨论。

生活就是选择一次又一次地叠加。当然,我们必须应对大趋势,选择好行业,选择好公司,加入愿意长期投入研发的公司,建立自己的技术门槛,拥有良好的管理机制和文化。公司一起去加入,毕竟中国现在的社会是浮躁的,很多人都在寻找捷径,很多人都要去登顶,就像人工智能绝对是不可抗拒的潮流,但人工智能行业还有很多。泡沫,选择那些愿意成为创新者,开拓者,跟随他们的人,而不仅仅是追随者,这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记录均为现场速记,未经发言人审核,新浪网发布此文章的目的是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确认其描述。

主编:贾兆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