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新闻

苕木匠读《周易》(60):履卦:难得一个管官的官

  图片发自简书App

  《履》卦:难得一个管官的官

  放下武器显诚意,

  明察秋毫不被欺。

  警钟长鸣指方向,

  有话好说大家议。

  (卦辞)(? ):履虎尾,不人,亨。

  (爻辞)上九:视履,考祥其旋,元吉。

  九五:履,贞厉。

  九四:履虎尾,,终吉。

  六三:眇能视,跛能履,履虎尾,人,凶。武人为于大君。

  九二:履道坦坦,幽人贞,吉。

  初九:素履往,无咎。

  安定来源于监管

  (? ):履虎尾,不人,亨。

  “履”:古文写作“? ”。本义为关注其脚印或关注其行为的人,引申为践踏、鞋、经历、步行、履行等义。这里用本义。

  “(die碟)”:啮、咬、吃。

  传统易学一般是用“履”字的引申义来解释这句卦辞,比如译为:“踩着老虎的尾巴,老虎不吃人,吉利。”真是天方夜潭式的好事。俗话说“老虎的屁股摸不得”,更别说踩它的尾巴了。呵呵,谁胆大谁去试,我可是不敢,再借我几个胆也不敢。不说踩老虎我不敢,连猫的尾巴我也是不敢踩的。这句卦辞的正确解释应为:

  “跟随在老虎后面,老虎不吃人,是亨通的。”

  这样解释还是有问题。是老虎吃饱了不想吃人,人得于逃脱一难而“亨”呢?还是因为有人保持警觉,手持武器地跟在老虎后面,老虎才不敢吃人而“亨”呢?结合前文的内容分析,应该是后者。因为上一卦是《小畜》卦,以畜民容众、驯服商族为主题。驯服之后不能不管,还要长期监视,所以在《小畜》卦后接《履》卦,讲述监视之道。“履”就是跟随、监视的意思。作者在卦辞中以老虎比喻曾经强大,也依然威猛的商族。以此,《履》卦卦辞可译为:

  “正如警惕地跟随在老虎后面,它就不敢吃人一样。对商遗族实行监督,他们就不敢造反。社会以此而和谐。”

措施:

  一是将商族权力集团中的主战派迁居洛阳,使其在远离家乡,又失去物资基础和民众基础的前提下被监管起来,从而逐渐失去了造反能力;

  二是将商族原有的领地一分为二,从而使商族的根据地大幅缩小;

  三是将商族原有的一部分领地任命商族主和派领袖微子管理,建宋国。微子是纣王的庶兄,武王伐纣时,曾抬着棺材到武王军前投降,算是主和派的代表,是容易被周族所控制的人物;

  四是任命周公的同母弟康叔管理商族另一部领分地,建卫国。卫国的建立不仅本身就是对商族势力的削弱,而且也是为了近距离地监视微子领导下的宋国;

  五是在宋国附近建立陈国(舜后裔)、杞国(夏后裔)、焦国(炎帝后裔)。这三个国家都含有协助卫国监视宋国之义;

  六是将曾帮助武庚造反的两个主要的大国奄和薄姑的政权剥夺,将奄国封给周公长子伯禽建鲁国,将薄姑的势力范围封给姜太公吕尚建齐国。

:一是削权;二是化整为零;三是监管或监视。采用这些措施后,商朝的政治基础可以说是完全地被削弱了,商族即使是有造反之心,也已经没有了造反之力。

  《履》卦卦辞就是以这一历史背景而写的。被镇压的商族力量仍然巨大,还是一只虎,如果无人管束,它就会伤人,所以要有人跟在后面监视它的一举一动。一有风吹草动就给予坚决的打击。

  这一卦与上一卦《小畜》卦的用意是不同的。“小畜”是驯服,是一种强制性的监管,是对不服管的商主战派的措施,而这一卦是对商族普通民众的管理办法。所以上一卦的卦辞说“密云不雨,自我西郊。”要给予一定的武力威胁,而这里没有了白色恐怖,只是还有人监视而已,是相对较为宽松的政策,相当于软禁。

  周公在《尚书康诰》中反复叮嘱赴卫国就任的康叔,一定要宽待普通商遗民,要施行文王的裕民政治,不要枉法杀人等。正是在这种监视政策和宽松的政治环境下,商族才逐渐服从了周族的管理,接受了其臣民的位置。卦辞说“不人”,实在是因为有人跟踪而不敢吃人,是观音菩萨门前的虎,是头带紧匝咒的孙悟空。

  把诚意表现出来

  初九(明夷? ):素履往,无咎。

  “素”:本义为本色的生帛,引申出本色、白色、本质等义。

  “往”:本义为去、到(某处),引申为过去、实行等义。

  “素履”就是空手跟随,不带武器地跟随。如果是一只真老虎,还是把武器带上的好,因为老虎是不通人性的,赤手空拳难于应对。可见,这里说的不应该是真老虎,而是一句比喻,比喻对商遗族的监视行为。

  前面我们说过,周族对待商族的政策是有区别的,顽固不化者被迁往洛邑附近的成周武装管制,并动用了八个师的兵力负责看管、驯服,那就不是素履了,而是“荤”履。但对由微子领导的大多数由商族普通民众组成的宋国,则不能采用这种强制性的政策,而是要以心换心,以真诚换取商族的信任,从而达到相互交融的目的。吕尚在《六韬武韬发启》中说:

  “行其道,道可致也;从其门,门可入也;立其礼,礼可威也;争其强,强可胜也。全胜不斗,大兵无创,与鬼神通。微哉,微哉!与人同病相救,同情相成,同恶相助,同好相趋。故无甲兵而胜,无冲机而攻,无沟堑而守。”

  这说的是上乘兵法。在姜太公看来,只有使敌人心服才称得上是全胜,光口服不行。强龙之下可以低头,但在你转身之际,这个表面臣服的人可能会砍下你这个胜利者的头。那不叫胜,至少不叫全胜。要全胜就得让他心服口服,而心服口服的最好药方就是要让对方感觉到你是在以诚相待,是值得信任的人。

  如何做到这点呢?至少要表面上尊重对方,否则,你带着可致人于死地的武器跟在他后面晃来晃去,他能掏心窝子给你吗?这里的“素”就正是指平常的行为,本来就有的生活氛围。“素履”就是在平常的生活氛围中监视对方。

  注意,这种平常的生活氛围只是表面的现象,“素履”依然是一种履,是一种以武装实力为后盾的监视行为,所不同的是要伪装一下,要装出一个笑脸来,达到哄对方开心、满足、不再造反的目的。因此,初九爻爻辞可译为:

  “在正常的氛围下监视商遗族,没有过错。”

  初九爻爻象为“? ”,《明夷》卦卦象。“明夷”的本义为光明被遮挡,“素履”正是对正确行为的一种掩饰,故有此爻辞。

  拍拍屁股握握手,大家都是“好朋友”。

  透过现象看本质

  九二(泰? ):履道坦坦,幽人贞,吉。

  “坦”:本义当为平整的土地之义。引申为安、坦露、显明等义。

  “幽”:本义为细微之处得于显现,与明察秋毫的意思相近,引申出隐蔽、深远、微弱、恬静等义。这里用其本义。

  “履道坦坦”是针对上一爻的“素履”而言的。因为“素履”就是将监视的行为放在平常的生活之中。表面上看来风平浪静,相安无事,这也就是“履道坦坦”。但这只是表面现象,隐藏在这表面现象之下的矛盾依然很多,只是没有显现出来而已。作者担心受教者忽视此问题,被表面的和平景象所蒙蔽,在和平的环境中大意了,所以在初九爻后接着说“幽人贞,吉。”只有能够看到表面平静的背后所隐藏的问题的人,才能够有一个完美的结局。否则的话就不一定了,就会出现下一爻所说的老虎吃人的情况了。

  九二爻爻辞大意为:“在平坦的跟随之路上,明察秋毫的人能够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就可以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九二爻象为“? ”,《泰》卦卦象。“泰”就是安定、通畅的意思。有智者把握时局,对商族的一举一动都能明察秋毫,就可以防患于未然,就可以保持社会的安宁与稳定,故有此爻辞。

  “幽人”这个称号可是少有人担当得起哟。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六三(临? ):眇能视,跛能履。履虎尾,人,凶。武人为于大君。

  “眇(miao秒)”:本义为少一只眼睛,引申为弱视。

  “跛”:走路时身体不能保持平正状态。俗称瘸子。

  “武”:制止动乱或泛指一切暴力活动。“武人”的意思就是指崇尚暴力的人。

  “大君”:“君”是一种泛称,指可以独立行使权利的人。周初的诸侯国国王都可以称为“君”。因此,这里的“大君”应当是指当时的最高统治者或代表最高统治者管理普通“小君”的人。级别高于普通的诸侯。

  六三爻爻辞大意为:“弱视的人可以看东西,腿瘸的人也可以走路。但如果让他们跟随在老虎后面,老虎就会吃人,将造成灾难。让崇尚武力的人担任管理诸侯的重任就是如此。”

  这是一段非常有趣的爻辞。爻辞一共三句话:“眇能视,跛能履”是第一句,意思是说:一个人能力差一点没有关系,不会影响他的生活。比如零点一的眼睛,还加上色盲,吃饭也绝不会吃到鼻子里面去,相“对象”时还可以少见几颗对方脸上的麻子而多生欢喜心。腿子不好使,一瘸一瘸地也不影响他上街买白菜,打酱油。但这种能力只够维持自己的基本生活,如果去干大事就不行了,比如去管理“老虎”就不行。

  爻辞第二句说了:“履虎尾,人,凶。”跟随在老虎后面,老虎就会吃人,就会引发灾难。为什么呢?因为你眼睛不好啊,看不清老虎的行踪,又如何起到监视、警示的作用呢?腿脚不好就赶不上老虎的步伐,又如何去管理老虎呢?老虎无人管了,所以它要“人”,所以要造成“凶”的后果。

  作者写这些近视眼和瘸子并不是为了取笑他们,而是想说明一个道理,这就是不能让一个能力一般的人去承担重大的责任,也就是爻辞第三句话所说的“武人为于大君”。

  “武人为于大君”的意思是说让一个崇尚使用武力的人去担任管理诸侯的重要职位,就是前面所说的让“眇能视”、“跛能履”的人去“履虎尾”,结局只能是虎要“人”而“凶”。

  类似的比喻在古代常见,如《史记秦始皇本纪》中记载秦始皇初定天下时与臣属的一段对话说:“寡人以眇眇之身,兴兵诛暴乱,赖宗庙之灵,六王咸伏其辜,天下大定。”秦始皇在此以“眇眇之身”自谦正与本爻辞中“眇”字的取意相同,均是比喻目光短浅的意思。  一是合理用人,不能将不称职的人放在重要的岗位上;

  二是作者将“武人”与上一爻的“幽人”对举,而以“吉”、“凶”两种完全不同的结局判断,明确表示了在“大君”这一级的高层管理上斗智不斗勇的主张;

  三是这段爻辞的完整结构,很清楚地显示了《周易》善用比喻的写作特点,也即本爻辞的前两句“眇能视,跛能履。履虎尾,人,凶。”只是为了表述后一句的“武人为于大君”。或者说由这句爻辞的结构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本卦的“履”和“履虎尾”正是指的“大君”对“小君”的监管。结合周初的历史,这种监管只能够是反映周商的关系:“大君”“履”者是周政权的代表者,“小君”“虎”是商族的代表。这也正是我们为什么要将“履虎尾”的卦辞译为对商族的监管的主要证据之一。

  六三爻爻象为“? ”,《临》卦卦象。“临”的本义为居上视下,有盛气凌人之义,故有“武人为于大君”之辞。

  所谓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

  婆婆嘴,豆腐心

  九四(归妹? ):履虎尾,,终吉。

  “(su诉)”:“”字有告诉、进谗言和惊惧貌三种含义,连起来理解就是警觉地告知。“”连用应为不断地告知。

  九四爻爻辞大意为:“如跟随在老虎后面一样,对商族的监视行为能够长期保持警惕地不断告知其正确的行为方式,最终的结局就是完满的。”

  九四爻爻象为“? ”,《归妹》卦卦象。“归妹”就是女子嫁人。女子嫁入婆家后,对婆家的生活习惯并不了解,需要不断地提醒,告知,故有此爻辞。

  我们知道,从《屯》卦起,作者就以夫妻关系形容周商两族关系,这里也正是站在婆家的立场上对儿子“夫君”的教导。

  九五(兑? ):履,贞厉。

  “(guai怪)”:分决、决裂。“履”也就是在分裂、敌对的状态下跟随。

  九五爻爻辞大意当为:“在敌对的状态下跟随、监视,要认识到其艰难性。”

  这个角色真的是不好当,轻不得,重不得。既不能武装(素履),又要明察秋毫(幽人贞吉),既不能简单行事(凶。武人为于大君),又要保持高度的警惕(),这里又提出了一个要求,不能敌视对方(履,贞厉)。看来这管官的官也并不好当啊。

  九五爻爻象为“? ”,《兑》卦卦象。“兑”的本义为亲善、仁慈之人的言说。善言可亲,故又引申为和悦之义。

  智者的脾气肯定好

  上九(履? ):视履,考祥其旋,元吉。

  “视”:观察。

  “考”:考察、考核、考虑。

  “祥”:详尽、详细。

  “旋”:古代人打仗非常讲究布阵。所谓布阵有两项主要内容:一是让士兵们排列出不同的队形;二是各兵种不同的组合。各种阵式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可以相互转化和不断变化的。布阵的目的是通过不断地调整部队的队形,让对方的冲锋者在冲击的过程中迷失方向,且处处遭遇四面八方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武器的攻击,从而被动挨打。战场的形式瞬息万变,因此队形的变化也要随时调整,这种调整靠什么来完成呢?就是将军手中的旗帜。将军以事先约定的旗语指挥部队,部队依旗语的命令行进、攻击。“旋”字的本义就是指这种士兵随着旗帜的转动而变换队形的运动,引申为周旋、转动等义。所以“旋”字中也含有方法、配合等义。这里可译为各种协调方法或各类因素。

  上九爻爻辞的字面大意为:“观察跟随中存在的问题,并详细考虑各种周旋的方法,是能有一个完满结局的根源。”

  上一爻说“履,贞厉。”明确反对以敌视的态度与被监视者交往,那么应如何对待这些本来就因为被剥夺权力而敌视我们的人呢?这一爻爻辞就是回答:要详细考虑各种周旋方法。要与之耐着性子周旋,寻找一切可能的解决办法,而不是简单地武装镇压,以之决裂。这里所说的“旋”是以军队中官兵在复杂、快速变化中的协调,比喻监视与被监视双方都能够接受的行为,不要理解成哗众取宠的花板眼。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