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新闻

观想科技改道科创板:存三高现象 IPO前夕募资3500万

?

原名:冠翔科技改变创业之路,IPO前夕筹资3500万元

新三板军向科技局发展。

近日,四川省证券监督管理局发布公告。四川冠翔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观影科技”)咨询备案已受理。上市部门被认定为科技委员会,发起机构为长城证券。

事实上,冠翔科技宣布董事会的举动已经在市场上意料之中。此前有报道称,四川省已公布了6家科技“种子企业”名单。

IPO前夕

冠翔科技成立于四川成都,2009年成立,2014年完成股份制改造。次年6月,公司成功地在新三板上市。

截至2018年底,魏强董事长持有公司79%的股份,为绝对控股地位。同时也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易明泉、王丽杰、韩寒等三人各持5%。从股权结构来看,公司股权相对集中。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冠翔科技刚刚完成了私募发行,募集资金3500万元,新发行的股票可于7月1日公开转让。

据报道,新发行股票共计237.2万股,新增目标为成都创业投资和新通德大数据。公司表示,募集资金的目的是补充流动资金,进一步提高公司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增强公司品牌影响力和竞争力,确保公司主营业务持续健康发展。

发行后,成都创业投资和新通德数据分别持有3.14%和2.46%,魏强的持股比例降至74.58%,但仍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控股股东。冠翔科技还表示,公司实际控制人和控股股东在本次发行前后不会发生变化。

据天悦介绍,成都创业投资的主要股东是成都实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四川国有资产管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新同德数据是同德资本的一项基金。

款。如果该技术似乎未能在2021年6月20日之前完成上市申报/上市,则撤回申请材料/公司上市申报未能通过中国证监会或交易所上市。在“审计”的情况下,投资者有权要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按照年利润10%回购投资者持有的全部或部分股份。

挽救“三高”现象

记者从官方网站了解到,该创意开发技术起源于该大学的Yesir软件开发团队,是一家以军事管理和武器装备信息研究与服务为主的高新技术企业。目前,公司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主要剧院和分支机构提供信息产品和服务。

在过去三年中,技术的快速发展和收入的不断增加。此外,记者还发现公司存在“三高”现象:毛利率高,客户集中度高,应收账款高。

从2016年到2018年,冠翔科技实现收入4100万元,5700万元和1.02亿元。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人民币1500万元,人民币2200万元和人民币4100万元。其中,2018年的收入较上期增加86.1%。公司的毛利率也保持在较高水平,过去三年分别为63.23%,66.22%和75.55%。

在业务方面,公司的产品和服务“等于收入贡献”。根据公司年报,软件和硬件产品占2018年总收入的43.93%,软件产品销售和研发服务占56.07%。

其中,公司的软件产品包括紧急广播系统,交互式电子手动平台(IETM),智能感应货架系统和资源规划系统;开发了“力资源规划系统 - ARP”,“通用设备维护数字平台 - EMMS,通用设备数字CPC-ODES等十多种软硬件产品。

此外,企业客户集中度高,应收账款大幅增加。

根据年报,2018年,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占年销售额的93.99%。截至2018年末,年末应收账款余额为8.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85.1%,为2亿元。

作为回应,监管层还发出了一封询问函,要求公司解释2018年收入和毛利率与去年同期相比发生重大变化的原因和合理性。大客户依赖情况是否会对持续经营能力产生不利影响,并分析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大幅增加的原因和合理性。

改变经纪人和转移

记者注意到,关翔科技于2018年7月向四川证监局提交了咨询备案。当时的担保经纪人为广发证券。经过一整年,2019年7月,冠翔科技和广发证券终止了上市咨询。公司改变董事会成立董事会,公司选择长城证券作为赞助商。

关于转介机构被替换的原因,冠翔科技表示,鉴于公司的整体发展战略,双方同意在与广发证券进行友好协商后终止咨询工作。 7月31日,公司聘请长城证券作为公司的上市咨询机构,该公司目前正在接受长城证券的上市咨询。

可以肯定的是,在首次提交咨询文件时,尚未提出科学委员会的概念。所以问题来了,公司计划选择哪个上市地点?

作为回应,记者致电冠祥科技董事会并致函,但截至发布时尚未收到回复。

此外,从2016年到2018年,公司的研发投入逐年增加,研发费用分别为万元,574.2万元,1227.9万元,占总数的10.49%,10.48%,12.03%。年收入。据该公司介绍,冠翔科技拥有150多名员工,其中包括100多名专职研发人员和20多名兼职研发人员。

可以清楚地看到,研发人员占据了关翔科技“科学技术”的一半。什么样的研发,以及这么多研发人员的技术成就是什么?

对此,冠翔科技并未透露太多。该公司在其上一份年度报告中称,由于其军用产品的生产任务,具体产品名称,军事研究水平和研发项目细节,军事研究投入,军事单位客户名称,军用供应商名称等不适合。披露,申请披露豁免和批准。

主编:陈有然SF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