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新闻

小说:五年时光这个被称为家的地方一点没变,承载了太多曾经的回忆

  dc0e0002a092fb8915ff

  从包里掏出一串钥匙,找到了这房门的钥匙,插-入了钥匙孔。

  很意外的,门竟然开了。

  其实,她也只是碰碰运气,因为她还是很怕,如果敲门,让卓安然来开门,他会不会更不高兴。

  打门,她缓缓的走了进去。

  五年过去了,这里还是和从前一样,小碎花的沙发,阳台旁边,是同样图案的窗帘。

  还记得那时候,她选的碎花图案的沙发套,还被他取笑太土。

  这里,承载了太多曾经的回忆。

  也是在这个房间里,她把自己交给了他。

  她陷入回忆之中,卓安然却从打开了卧室门。

  不得不说,卓安然是俊逸不凡的。

  他总是能够轻易地就把风华绝代展现无疑,陈静好望着他,有些痴。

  卓安然走出卧室,看见陈静好,眼底闪过一抹的惊讶,还有,一丝的惊喜。

  她,竟然还留着这里的钥匙。

  只是,立即就被他掩饰了过去,迈着他的大长腿,走到了陈静好面前。

  陈静好紧张的望着,双腿有些发软。她努力的人让自己站稳了。

  等到卓安然走到离她只有十厘米距离的时候,她才故作镇定的喊了一声:“卓......总。”

  卓安然却冷冷一笑,轻轻地“哼”了一声。

  只是,他的那一声冷哼,让陈静好越发的紧张,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整个房间,没有一点声响,除了两个人的呼吸声,安静的,有些诡异。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谁也没有再开口说什么。

  陈静好紧张的有些窒息,她偷偷地抬起头,看了卓安然一眼。

  卓安然还是冷若冰霜的脸,仿佛要把陈静好冻成一根冰棍。

  陈静好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卓安然却用比他的脸还冷的声音开了口:“脱。”

  她当然知道,卓安然叫她出来,一定有会做那件事。

  她站在那里,沉默了一分钟,才微微苦笑,咬了咬牙齿,开始脱身上的裙子。

  陈静好猛地抬起头,不敢置信的望着卓安?弧?

  他总是有这样的本事,把她的的千疮百孔。

  卓安然的眼眸里,闪烁着不悦的情绪,声音冰冷:“你今天要是没把我伺候高兴了,今天晚上就别想回去。”

  陈静好的身子猛地一抖,双手紧握,指甲都嵌入了肉里面去,她却不知道疼。

  如果是过去,她一定会一个耳光扇过去。

  可是,现在,她却忍了下来。

  无论多么屈辱,都是她该受的。

  双手有些犹豫,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呼吸愈发的急促。

  她很想转身,逃跑。

  可是,她不能,她必须还债。

  所以,尽管她现在心如刀绞,却只能继续。

  她眼角的余光,看见卓安然眼神似乎有些空洞,望着天花板,似乎在想着什么。

  在这里呆的时间有些长了,时间也不早了,她担心陈晨,怕他忽然醒来。

  望着卓安然深邃的眼眸,声音轻柔的说:“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无情而又伤人的话,再次的从卓安然的口中吐了出来。

  陈静好的身子僵硬,眼神呆滞。

达到当天最大量